一条咸鱼
Trustinu

【青黄】【青峰大辉生贺】Years

Years

*黄濑>青峰 五岁差设定

*啊啊啊啊啊啊啊要哭了肯定好多错啊啊啊啊啊啊现在已经过了宿舍的门禁时间了我要吊打我自己最后没时间都乱写的啊啊啊啊啊啊疯了疯了以后再改吧啊啊啊啊啊啊写得不好你们打我吧打我吧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青峰生日快乐QAQ以后也要和黄濑一起幸福下去!!!!


现在是8月30日晚上8点整。戴着眼镜的金发男人正坐在别墅二楼的窗台上翻看着一本厚厚的书。他的表情非常柔和,大概是在回忆些什么美好的事情吧——嘛,谁知道呢。

 

黄濑凉太五岁那年,邻居青峰家的太太怀孕了。黄濑是家里的老幺,没有两个姐姐看着一个新生命诞生的经历,所以对青峰太太一天一天变大的肚子感到非常好奇。那一年他做得最多的事,就是从幼儿园飞奔回家,放下东西后跑到隔壁院子,蹲在摇椅前小心翼翼地与青峰太太隆起的肚子进行单方面的交谈。这时候青峰太太会放下手中的书,安静地听着黄濑讲他的故事,有时会低下头,笑着抚摸肚子。

小时候的黄濑漂亮得像个洋娃娃,于是经常会沦为姐姐们的玩偶。每当这时他都会恨恨地想,等青峰太太的孩子出生了,一定也要这么蹂躏她。只不过啊,他这个愿望从来都没有实现过。

 

青峰大辉出生在那年八月的最后一天。青峰夫人每次回忆起来,都要提到那天的蝉鸣。八月底的蝉好像知道自己快要离开了,于是想用尽剩下不多的时间和力气,去倾吐出短暂一生中积攒的对这世界的所有情感和遗憾。黄濑在一个星期后和家人一起去医院,第一次见到了青峰大辉。他看见从被子中露出的小脑袋时有点失望,因为这个小黑人实在和自己期待了很久的洋娃娃的样子大相径庭,但看青峰夫妇非常高兴的样子,便也很懂事地没有把失落表现出来。小小青峰因为听不懂大人们枯燥的对话而开始变得烦躁时看到一个金灿灿的脑袋探进了摇篮里。它的主人也有着同样金色的眼眸,亮晶晶的,他被这双漂亮的眼睛吸引住了。主人百无聊赖地趴在摇篮边上,伸出右手的食指想要戳戳青峰的脸,却被他的小手紧紧抓住。于是从那天到永远,他再也没有松过手。

 

青峰大辉记忆中的每一个夏天都是和黄濑凉太一起度过的。从三岁的沙池到八岁的篮球场,再到很多很多年后异国的海滩,这个人从未缺席过他的夏天。小时候黄濑一放暑假就会带着青峰出去乱疯,或者反之。青峰五岁开始对小龙虾和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后来钓小龙虾和抓蝉成为了他夏天必做的事。于是成为了模特的黄濑总是会带着大大的草帽,坐在河边或站在树下,等着青峰骄傲地跑到他身边向他展示战利品,不管过了多少年还是一样。而每当这时黄濑总是会眯起眼睛笑。那笑容就像什么呢,小学作文课上青峰很多次想用一个全世界最美好的词来描述它,却屡次失败。最后他会擦掉那些稀奇古怪的词语,用歪歪扭扭的字体把太阳两个字写在空出来的地方。太阳会发出很亮的光呢,大概就和那家伙一样吧。他这样想。

然后到了傍晚,太阳躲到山后,天空布满云霞时,黄濑会把赖着不想走的青峰拉回家。十岁的黄濑牵着五岁的青峰摇摇晃晃地走,好像这条路永远都走不到尽头。

 

青峰大辉是因为黄濑凉太才开始打篮球的。他记得第一次看黄濑打球是在一个下午,幼儿园放学后他去小学找黄濑一起回家,透过栏杆看到黄濑和一群人一起在篮球场上追着那颗橘红色的球跑。由于黄濑的身高和从电视上学来的技巧,他无疑是其中最出色的,他所在的队伍经常传出掌声和欢呼声。渐渐地青峰就看呆了,也不知道是因为精彩的球赛还是那个在人群中独自发光的人。于是他悄悄溜进学校,捡起角落里的一颗篮球,跑到操场另一边稍矮的篮球架下,用尽全身的力气把球扔向篮筐。球在距离篮筐很远的地方就往下落了。他不甘心地跑去把球捡回来,回到篮球架下再一次把球扔到空中。这一系列动作重复了很多次,直到有一次球在篮筐上滚了一圈后最终掉进去后他才感觉到累,原地坐下来休息。这时他才发现一直在操场边看着他的黄濑。黄濑笑着朝他走去,走到他跟前伸出手,把他拉起来,像什么都没看到一样,说,回家吧。他有些别扭地把头撇向一边。下次教你打。看到青峰的小动作,黄濑摸了摸他被汗浸湿的头发,笑得更灿烂了。

后来青峰才知道,有些东西就像瘾,一旦触碰便再也离不开了。对于他来说,篮球是这样,那个人亦是如此。

 

青峰大辉第一次感觉到和黄濑凉太之间五年的距离是在小学的入学典礼上。刚成为一年级生的他坐在礼堂的第一排,看着舞台上六年级的黄濑作为学生代表致辞。镁光灯打在黄濑的头发和身上,映得金色更好看了。青峰觉得他整个人都在发光,好像从童话里走出来的王子一样——没错,就是王子吧。

演讲过程中青峰一直希望黄濑能看着他,哪怕只是一眼都好。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想法特别强烈。但也许是台下太暗了吧,从始至终黄濑都只是笑着目视前方,没有往下看过。他离我好远啊,青峰脑中突然蹦出这么一个想法。于是直到散场他都闷闷不乐的,甚至没有听到父母提议的买一个小龙虾抱枕作为他的入学礼物。 

一年级的青峰每天放学后都会跑到六年级黄濑的班级门口,等他出来一起回家。他会站在外面看着教室里的黄濑和其他人谈笑风生——那些红着脸说明天见的女生和相约下次一起打篮球的男生。青峰会在黄濑快走到门口的时候扯住他的手把他从围住他的圈中拽出来,从一路的问候声中拽出来,一直拽到校门口才松手,一个人快步向前走几步,等他喊小青峰等等我然后追上来。黄濑会无奈地低头看身旁的青峰,看着看着突然就笑了起来。青峰看不惯黄濑这种笑容。他笑得好像什么都知道——或者他真的一直都知道。

 

一年后黄濑凉太升上了初中,开始作为学校篮球队的主力队员参加比赛。每场比赛青峰大辉都会去看。他看着黄濑一次次带领队伍走向胜利,看黄濑在哨声结束后笑得开心,看黄濑被队员们抛到空中,他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自己。五年后我会不会到达他的高度?或者只是坐在观众席上憧憬着他看到的景色?

可骄傲的青峰大辉又怎么会选择后者呢。

那只好去追了,拼命去追。

青峰大辉在没有黄濑凉太的小学度过了剩下的五年,又在没有黄濑凉太的初中度过了三年,最后在没有黄濑凉太的国家度过了高中三年。

和篮球一起。

 

黄濑凉太记得,他第一次和青峰大辉进行真正的1on1是在初三的暑假,在那之前一直是他在教青峰。能记那么清楚是因为那天他还打了耳洞——并且,那是青峰生日的前一天。早上青峰拉着黄赖去河边钓小龙虾,中午他们在树荫下分享同一盒便当。吃完午餐青峰把那些小龙虾都放了并且对每一只说了再见,然后拉着黄濑走上回家的路。青峰在一个篮球场旁边停下,拐进去,捡起角落里的篮球,转过身对黄濑说,来1on1。黄濑看他那种不知从何处来的自信很好笑,于是就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结果当然是青峰输了。他气喘吁吁地坐在地上,仰起头不服气地看黄濑。黄濑也在看他。谁都没有说话。过了一会他盯着黄濑说,我一定会追上你的。那你得快点,黄濑笑了,把他拉起来,就像那天一样。

他们继续往回走。路过街边的一家饰品店,黄濑转过头看了好久,接着对身边的青峰说,小青峰你等我一下。他一个人走进去,出来的时候耳朵上多了一个耳钉。……你打了耳洞?青峰踮起脚去看。是呀,黄濑扬扬手中的袋子,那里面装着一对深蓝色的耳环。他把其中一只递给青峰,另一只装到自己口袋里。喏,我们一人一只,你的生日礼物……还有,这个。他指了指自己的左耳。

这算是什么生日礼物嘛……青峰嘴里咕哝着,低下头看手心里那枚和自己发色一样的圆圈。

八月底的日本真热啊。

 

青峰在初三的一次1on1中终于赢了黄濑。彼时他也是一个可以带着队伍走向冠军宝座的王牌了,就像当年的黄濑一样。同年,大二的黄濑在一次大学联赛上跌倒在地,没能自己站起来。他被医生诊断为膝盖劳损,以后不能再进行剧烈运动。青峰去医院,看到黄濑坐在病床上,左腿上还绑着绷带。青峰皱着眉看黄濑微笑着、平静地望着他。我以后再也不能跟你打球啦,小青峰,黄濑对他说。他没有回答。不过啊,你以后一定要一个人继续打下去……就算是,连我的份一起吧。听到这句话青峰走上前几步大力抱住黄濑,过了几秒黄濑也抬手回抱住他。小青峰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壮了啦……轻点啊喂!青峰听到黄濑在笑,笑着笑着他感觉自己背后的衣服被使劲揪住了。离开医院的时候他的衣服有点湿,不知道上面是在没开空调的房间里被闷出的汗或是其它的什么东西。

两个月后黄濑坐上去美国的飞机,而青峰用一条绳子穿过黄濑送给他的耳环,挂在脖子上,背着篮球和行李,踏进了桐皇学园的大门。

 

高三的时候青峰考上了北卡罗来纳大学。刚毕业他就迫不及待地飞到了美国——他已经整整三年没有见过那个一头金发的会发光的男人了。黄濑事先并不知道他会来。他打开公寓的门的一瞬间还没来得及惊讶就被这个已经比他还要高的男孩一把抱住——用仿佛要把他整个人揉进身体里的力气。几分钟后青峰松开他,黄濑抬高手揉了揉青峰的头发,看青峰别扭地转过头的样子他笑得很开心。

好像一切都没有改变,十余年的时光似乎一直在绕着他们流,从不舍得在他们身上淌过。

 

黄濑从帕森斯设计学院毕业后一直在当模特。后来青峰去打NBA,黄濑也开始进军演艺圈。两个人都开始忙起来,很少能碰上面。不过一旦有撞到一起的假期,他们就会整日整夜地腻在一起。黄濑会带着青峰满世界去玩,去抓各个地方的小龙虾;而青峰会和不能剧烈运动的黄濑在世界各地的酒店里进行床上运动。

再后来,青峰大辉获得了人生中第一个MVP奖。那天他回到家时黄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他把奖杯和一个小盒子一并递给他。黄濑边惊叹着小青峰好厉害边翻来覆去地看着奖杯,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手上另一个物体的存在。青峰有些急。他把奖杯从黄濑手中拿出来放到书柜里,并用眼神示意黄濑打开那个盒子。黄濑打开盒子的时候有点发愣,他看到里面有一枚蓝色的戒指,在灯的照射下折射出晶莹的光。愣了几秒后他笑了,故意说,小青峰你弄错了吧我生日还没到呢,这礼物送的也太早了吧?只见青峰大辉不耐烦地啧了一声,把盒子拿过来,取出戒指,抬起黄濑的左手就往中指上套。不大不小刚刚好,大概是仔细量过的吧,想到这里黄濑感觉心里有点甜。他在灯光下仔细端详自己的左手,还不错嘛,原来小青峰也有这么有眼光的时候啊……所以呢?他玩味地笑着问青峰。

看到青峰下一步动作,黄濑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这个身高接近两米的男人就这么在他眼前慢慢地单膝跪下,挠了挠头后,盯着他说,嘛,我一直在想自己究竟够不够资格这样做。我吧,一直以来对你的承诺好像就只是打篮球,直到今天我感觉自己也够资格了吧……那如果你不嫌累的话,要不换个更重一点的承诺?……不过就算累也不能拒绝啊!我可以背两份的!看到黄濑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他赶紧往下说,总之你听清楚啦,这些话我这辈子只会说一次的!那什么……你看,青峰大辉这个人吧,人又帅,篮球又打得好,还会抓小龙虾,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比你小五岁了。不过我现在都比你高了!而且别人不是都说我长得比你老嘛……等等不对!反正你快答应和我结婚啦!说完他脸有些红,于是转过头不再看黄濑。

房间里安静了一分钟后黄濑开始笑。他笑得越来越厉害,最后甚至笑出了眼泪,哈哈哈哈哈哈哈小青峰哪有你这样求婚的啦!都是些什么台词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中二好羞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谁教你的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有先送戒指再求婚什么的实在是不能更蠢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青峰气急败坏地看着他,所以你到底答不答应啊?!

笑声突然听住了。黄濑还没来得及擦去眼角的眼泪,他盯着青峰看了几秒,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那就结吧。

 

28岁那年青峰和33岁的黄濑在美国登记结婚。他们没有办婚礼,只是在登记了之后打电话通知家里。两对父母听到这个消息心里难免会五味杂陈,但看对方都是自己从小看着长大被当成另外一个儿子对待的,纠结了一番后也就同意了这桩事儿。当天晚上青峰看着身边熟睡着的黄濑,好像心里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嘛,这个人终于完完全全地属于自己了。他抱着黄濑安安心心地入睡,在睡梦中笑得好像拥有了全世界一样。

 

35岁那年青峰退役,而40岁的黄濑很早就退出娱乐圈了。他利用大学的专业做一些设计,渐渐地也在这个领域有了点名气。青峰退役后他们搬到新西兰的皇后镇,买了一栋别墅。青峰在街角开了一家咖啡店,而黄濑则每天在家里做设计。没工作时黄濑会在青峰的咖啡店坐一下午。阳光很好,他看着窗外的行人或快或慢地走着,有时竟能听到时光流逝的声音。

 

现在是8月30日晚上11点整。黄濑凉太摘下眼镜,揉了揉酸痛的眼睛,合上那本厚厚的相册。他起身,从门口的衣架上取下两条围巾——青峰的和他的。接着他穿上大衣,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才走下楼梯。小镇里只剩下几盏亮着的灯了。他一个人走过一条黑暗的小路,走到一家发出黄色的温暖的光的咖啡店前。

透过玻璃可以看到只剩下青峰一个人在收拾东西。他坐在吧台上看青峰做完一系列每天结束时都要做的工作。青峰知道他在看他,但他依旧忙着自己的事,没有打破这一片宁静。大约半小时后青峰开始拉下玻璃窗的窗帘。黄濑知道这是最后一件事了。他稍稍打了个哈欠,站起身。青峰开始拉最后一扇窗的窗帘时黄濑走上前替他围好围巾。青峰关上了灯。他们出门的时候教堂的钟声响了12下。生日快乐,黄濑说。虽然是在晚上但是青峰知道他是笑着的。今后也请多多指教啦,小青峰。青峰没有说话,只是把围巾拉到鼻子的位置。黄濑知道青峰又害羞了,这个男人就算是这么大了也像几十年前一样可爱啊。他笑出了声。接着他的嘴被堵住了。几秒后青峰的唇离开他的,用大手裹住黄濑没戴手套的那只手,一起向浓浓的夜色中走去。

 

43岁的青峰牵着48岁的黄濑慢慢悠悠地走。他们会一直牵着彼此的手,走向这条路的尽头。


评论(8)
热度(79)

© 南栀北暖 | Powered by LOFTER